文| AI財經社 周路平 麻策

編| 趙艷秋




6月10日一早,一則半導體巨頭ARM中國合資公司安謀中國董事長兼CEO吳雄昂被罷免的消息,突然在IT圈傳播。ARM全球對外宣布,安謀中國的董事△會已任命公司潘鎮元和唐效麟擔任聯席執行官。其中,安謀中國是英國ARM公司在2018年與中方合△資的獨立公司。


然而戲劇性的一幕出現了。一份蓋了安謀中國公章的聲明明確寫道:“安謀中國作為在中國依法註冊的獨立法人,依據有關法律法規,吳雄昂先生繼續履行董事長兼CEO職責。”


ARM中國罷免董事長▆紛爭:不要◎什麽事都扯上華為,後▃面還有瓜々


相關人士稱№,這份⊙聲明能發出來,是因為吳雄昂方掌握著公章。


隨後,雙方你來我往,就控制權展開口水戰。“沒想到,我們這看著個圈也能鬧出這樣的瓜。”一◆些平日不太熱鬧的半導體群,少有地開始了群內大討論。


但@所有人都有一個共同的疑惑:吳◎雄昂作為在ARM工作16年、ARM中國獨立運營後的第一任董事長,為何會被突然罷免?為何作為職業經理人的吳雄昂又會跳出來與董事會硬好神器杠?


背後迷霧重重。有人說這々與ARM對華為斷供有¤關系,有人說是管理層與資本方在公司戰略上的分歧。近日,AI財經社采訪了多位@ 接近ARM中國的人士,試圖還原真相。


“不要什麽事都扯上華〓為▼”


實際上,“罷免”一事發生卐在6月4日,直到一周之後才突然發酵。


一位知情人士對AI財經社透◣露,安謀中國當天召開了々董事會,有8名董事參加,6位對罷免吳雄昂的決議投了贊成票。董事會本有9個席位,除了吳雄昂本人,ARM有四個席位,中方資本≡也有四個席位。


但這◥次會議,吳雄昂本人並未參加,所以吳在後↘來的兩次聲明中,均在質疑董事會召集的合法性。“安謀中國董事會有其確定的召集程序和議事規則,違反程序進行的董事會會議不具有合法性,其結論也不應獲得支持▼▼。公司並未召開符合程序的董事會會議,也並未產生有效的導致人事變動的法律文件。”


ARM中國罷免≡董事長紛爭:不要什麽事都扯上華為,後面∑ 還有瓜

吳雄昂 圖/視覺中國


在而身上吳雄昂拒絕被罷免後,6月10日下午,一則來自ARM總部和厚樸投資的聯合聲明再次引發熱議。這則猿王和熊王都靜靜聲明坐實了是ARM總部和ARM中國的大股東厚樸投資共同作出的決定。其中,厚樸投資占有№ARM中國36%的股份。這則聲明也解釋了罷免吳雄昂的←原因:基於舉報人以及數位在職、離職員工的投訴▃,經過調查發現,美國公民吳雄昂的行為危害了安謀中國的發展、公司股東以及利益相關者的利益。從多個渠道獲得的】證據表明,吳雄昂未對公司披露他已經構成的利益沖突,以及違反公司準▲則的行為。


相關人士稱,吳雄昂被發現在未經過董事會批準的情況下,私自在外設立基金,涉及利益沖突。


但一位接近吳雄昂的人士對AI財經社透◆露:“吳雄昂在外面搞♀基金這些事情,得到過軟銀孫正↓義的同意。”軟銀在2016年以約320億美元的價格收購了ARM,孫正義是ARM全球背後的大老板。AI財經社嘗試致電吳ξ 雄昂求證,但其電話無人接聽。


不過,一個令人疑惑的地方是,在厚樸投資與ARM的聲明中√專門提到了吳雄昂的美國身份。一位行業人士分析,之所以強調他的美國公民身份,可能『是一種策略,讓中方員工與吳雄』昂劃清界限。畢竟吳雄昂在ARM中國這麽多年,根深蒂固,組織是他一手搭建,人也是可以輕易割破帝品仙器他招的。


吳雄昂在ARM中國工作了16年,為何在這個時間將他罷∮免?有分★析認為,2018年,在美國對中興實施禁令、打響科技戰之後,中方資本︼花幾十億元投資芯片設計公司ARM,是預防美國人卡脖子,畢竟ARM是全球手機芯片、甚至部分電腦、服務器和物聯網主芯片都采用■的技術,所以中方資本才成了大股東。


ARM中國罷免董事長▆紛爭:不要什麽事都扯上華為,後面還□ 有瓜∮

圖/視覺中國


2018年雙方成立合資公司時,ARM公司CEO西蒙·希加斯曾表示讓人感到毛骨悚然,成立合資公司是為了讓合作夥伴覺得ARM這些技術是“本土的,可以放心使用的”。


但從結←果來看,華為被列入實體清≡單後,ARM中國現在無法給華為供貨,依然受到了美國禁令的◢影響。這樣的投資結果顯然令中方資本不滿。


根據當時ARM的說法,ARM原本中國的業務都將劃入其中,這意味著,ARM將提供其在全球各地開發的IP產品,通過ARM中國服務中國市場;同時ARM中國也可以研♂發提供其自身的IP產品和新的標準、新的服務給╱到中國市場。而ARM中國自身研▲發的新的IP產權將歸ARM中國所有,不僅可潛力無限以向中國市場銷售,也可通過ARM向中國以外的全球市場銷售。


現在結果嗤卻是,ARM中國名義上是獨立的合資公司,卻依然處處受制,在技術授權上並沒有多少話語權,於是〒要求罷免吳雄昂。不過,這種分析解釋不通的地方在於,ARM中國的中方投資站出來要求罷免吳雄昂→在情理之中,為何ARM總部也要一起行動?


這樣的說法也遭到了部分ARM和接近ARM行業人士的反駁,“不要什麽事都扯上華為”、“賣@不賣給華為,這不是吳雄昂做得了主的。”幾∏位人士對AI財經社說:“不要〒想得這麽復雜,跟華為沒有關系。”


孫正義要打包ARM重新上市


“安謀中國想要獨立自如果不是何林主,但是ARM總部因為謀求上市,想要收回ARM中國。”多位接近安謀▲中國的人士對AI財經社透◣露,被指利益輸送只不過是罷免ξ 吳雄昂的幌子,真正的原因或許是管理層與資本方在公司戰略上的沖突。


在安謀科技成立↙前,ARM中國原本是ARM在海外的一個分支機構,業務比較有限,而且所有的銷售業績都♀要上交總部,真正在中國做的IP非常少。


2018年4月,ARM總部與中國資本方一起投資成立安謀中國,相當於是中方資∏本掏了7.752億美元獲得◆了ARM中國51%的股份,安謀中國從ARM的一家分公司變成了獨立的合資公司,而ARM只持有49%的股份。


當時的場面非常熱鬧,除了ARM CEO西蒙·賽格斯,軟銀創始人孫正義和厚樸投資創始人方風雷都出席了簽約儀式。接近安謀▲中國的人士對AI財經社說,吳雄昂當︼時是想自建ARM中國的體系,自己研發IP,而不是◣僅僅做ARM總部的代理公司,“其實是有心想在中國做一番事”。


此前在2016年,孫正義花了320億美元收看有沒有什么特別適合他購了英國ARM,並讓ARM退市,以期之〇後的資本運作。然而,伴隨軟銀一系列“投資神話”破滅,孫↓正義加快了ARM重新上Ψ 市的步伐。尤其是當下,孫正義缺錢已經是人盡皆知的事情,他投 資的項目屢屢暴雷,他需要資本運作來回籠資金。


ARM中國罷免≡董事長紛爭:不要什麽事都扯上華為,後▃面還有瓜

圖/視覺中國


據AI財經社獲悉,孫正義想把ARM重∞新打包上市,而中國市場占到了ARM全球三分之一的收入,孫正義希望把ARM中國的業務收回全球。“其實就是吳雄昂與背後╱資本的發展方向發生了沖突。”


幾位相關人☉士對AI財經社透露∞,吳雄昂想做基於本丟臉丟大了不是地特色的IP,但孫正義為了收回安謀中國,想安排吳雄昂去做安一個魁梧大漢飛掠了出來創基金,投資IP相關的項目。但吳雄昂看來,這不是他想◇做的事,所以還想坐在ARM中國董事長這個位置上。


為何中方的基金厚樸會支持ARM而不是吳雄昂呢?“他們應該是達成了利益共識。”一位人士說。吳雄昂想做自己的IP,但這註定會『是一個非常漫長的過程,甚至長達10年或者20年。


AI財經社獲知,安謀中國已經有了部分自己的IP,但還⌒比較少。


而當年Ψ投資ARM中國時,估值是100億人民幣,中方拿出了51億元,相當於從這不一定軟銀手上買下了ARM中國51%的股份。而這51億元,其中有15億元是吳雄昂融的資。而為了開發自主IP,吳雄昂也自己找來精兵強將,搭建了團隊∩∩。


這樣的說︽法也在吳雄昂給的回應中找到一些蛛絲馬跡:“我本人對於ARM中國的職務並不戀戰,但這個合資公司的股東、團隊都是我一手建立的,我有責任把整個事件好好地收尾。”


安謀中國的員工目前都在〓觀望,孰勝孰負尚未可知。但從大局看,一位資深律師★對AI財經社說,ARM和厚樸聯合,從股權上講,想罷免吳雄昂沒有任何問題,“再加上律所是中倫,中倫的律師可不吃幹飯的”。


“雙方一定會有斡旋,讓子彈再ζ飛一會”,多位行業人士◣向AI財經社說。今天安謀中國和ARM總部仍在你來我往的聲明之中。


而這件事已經出圈。一位律師不然你就多呆一段時間告訴AI財經社,已有海外公司向他咨詢,外資企業在中國的合資黑色珠子丟了過去公司是否有權更換↑董事會。這家科技公司上演的爭奪控制權之戰還在持續♀發酵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