它曾是國貨♀之光,中國家庭的第1輛汽車,今被要吃趕緊吃賣身連渣都不剩

  文 | 華商韜略 Bonnie

  80後的童年記憶勾魂絲又少了一位。

  曾經的“國←民轎車一哥”夏利,宣告落幕。

  數據顯示,2013年至2018年,一汽夏利扣非凈利潤分別虧損7.08億元、17.37億元、11.82億元、16.77億元、16.66億元和12.63億元,6年累》計虧損82.33億元。

  2018年,一汽夏利公司總體銷量為18791輛,其中一層潔白色夏利系列為0輛;2019年,一汽夏利總體銷量進一步降低至1186輛。

  除此之外,自2019年起,一汽夏利就已不再披露產銷數據。而這在業內人士看來,這是●一汽夏利對自己經營能力極度不自信的做法。

  曾經的“國民轎車一哥”,卻屢次錯失機會,終成“棄子”。

  【1

  夏利汽車的歷史可以追溯到1986年。

  由於當時填補了我國經濟╳型轎車市場的空白,夏利車一度在中國占據著絕對的主導地位。

  以神州處處都有哥的ξ身影,來形容一點也不為過。

  曾作為出租車的主力車型,夏利轎車紅遍大江南北,以至於當時出現瘋狂搶購夏利車的局面,對於很多♀中國人來說,有車的生活就是從夏利開始的。

  現在,青年人第一臺手機是小米,而那時中國家庭的第一臺車就是夏利。

  2002年,這一年對於夏利來和千仞峰有關系說是至關重要的一年。

  2002年6月14日,中國第一汽★車集團公司與天津汽車工業(集團)有限公司在北京人民大會堂簽署聯合重組協議,一汽集團『持有公司50.98%的股份,對公司擁有控股權,企業正式融入一汽體系之中,天津一汽夏利汽車股份有限公司由此得名。

  但也是從2002年開始,夏利開始了下坡路。

  那一年,奇瑞、吉利、比〓亞迪正式進入汽車制造和銷售領域,經過不斷的摸索和嘗試,三大品牌逐漸躋身中國自主汽車品牌的前列,汽車消費進入井噴元年。

  而隨後的10年,被稱作中國車市的“黃金10年”。但夏利的市場地位卻在一步步地㊣被削弱。

  隨著消費結構的調整,汽車市場迅速增容,競爭的陡然加劇,夏煙云城一處角落利開始走向“下坡路”。

  2008年,夏利再次面臨挑戰。一汽噗集團對夏利品牌的扶持存在嚴重不足。據悉,當時一汽集╱團主要打造的自主品牌方向為中高檔轎車,紅旗、奔騰等品牌成為首選,夏利則走的是高性價比主打的中低端路線。戰略定位錯誤,讓夏利與中●國車市的黃金十年失之交臂。

  其實在一汽集團內部,對於夏利一直有著“領養的不如親生的”傳言。

  而對夏利最“致命”的一擊是2017年。

  時任一汽集團董事長而后便化為一團云團的徐留平,為了解決旗下子公司雜亂、效益低下、同業競爭等問題,大刀闊斧〒將弱勢子公司及其他業務單元關閉或出售,一汽夏利也正式納入奔騰事業部。

  當時某一汽夏利高層人士就表示,一代車型的生命周期通常是6~8年,“錯過一個周期還有機會補ξ 救,錯過兩個周期,整個品牌就救不回來了。”

  這是一汽夏利第一次被“拋棄”。

  【2】

  欲“借殼資源”,卻難逃“爛尾”風險。

  事實上,面對自己小唯日漸失去的造血能力,一汽夏利從來沒停止過自救。

  從2015年開始,一汽夏利就不斷靠出售各種資產獲得資金,到2018年年底,一汽夏利作價約29.23億元,將所持一汽豐田剩下※的15%的股權,轉讓給一汽股份。而在當時,一汽豐田被看作是一汽夏利唯一的利潤來源。

  至此,一汽夏利完全失去了自己的造血能力,不得不另尋生路。

它曾是國↘貨之光,中國家庭的第1輛汽車,今被賣身連渣都不剩

圖源:雪球

  2019年4月29日晚間,一汽夏利發布公告稱,公司正式宣布與南京博郡新能源汽車有限公司(以下簡稱“博郡汽車”)共同出資組建合資公司。

  公告顯示,一汽夏利以Ψ 相關土地、廠房、設備等資產及負債作價5.05億元出資,南京博郡汽車以20.34億元現金出資,在公司所在地成立合你們幾個資公司天津博郡,生產▃新能源車型。其中博郡汽車持股比例 80.1%,一汽夏利持股比例19.9%。

  資料顯示,博郡汽車成立於2016年12月,是一家法寶都煉制成功了智能電動汽車研發商,專註於中高端電動汽車、智能汽車系統、車聯網服務的設計與開發。

  彼時,對於∞雙方的此次合資,業內人士曾經表示,一汽夏利這個“殼”基本上已經爛掉了,但如果直接將它賣掉,可能會引起內部ζ 矛盾。而對於博郡汽車來說,直接購買的風險也較大,需承擔一汽夏利的債務。雙方成立合資公司則巧妙地化那一棍解了這些問題,這是最適合博郡汽車與一汽夏利當前狀況的一種方案。

  按照一汽夏利與◇博郡汽車簽署的《股東協議》,博郡汽車首期現金出資將達10億元,在天津博郡成立六個月內且已取得汽車整車生產資質後,博郡汽車將以貨幣方式向天津繳付第二︽期出資,出資額為 10.34 億元。

  博郡汽車副總裁李瑛在當時也曾公開表示,博郡汽車以超10億元入股並擁有絕對控股權,一汽夏利則主要提供工廠、工作人員、生產資質。目前博郡和一汽在我面前玩隱匿夏利的協議已經簽訂,後續進行生產線的改造〓〓,旗下首款產品博郡iV6將在∩一汽夏利的工廠進行生產。

  但事實卻並非如此。

  時至今日,據一汽夏利公告,截至2020年1月13日,博郡汽車僅向天津博郡繳付出資 1400萬元。

  約定的開工時間從今年1月拖延至今▅▅,新車型將於今年下半年投產,但事實卻是位於一汽夏利廠區內部的工廠還處於停頓中。

  與此同時,博郡汽車在全國範圍內爆發拖欠員工薪酬、拖欠供應商貨╲款事件。

  根據第一財經報道,天津博郡成立至今只發過兩次工資,分別是去①年12月和今年4月份的工資,其余月份欠下的工資還未發放。據啟信寶、中國裁判文書網等平臺信息,去年至今,博郡可惜汽車及關聯公司因勞動合同、拖欠供應→商貨款等事項,共涉及21起訴訟,涉及汽車材料、模具、營銷策劃等不同領域的供應商。

  種種跡象不難看出,一汽夏利想要通過合資目光死死重組再獲“新生”的夢想卐已近乎破碎。

  至此,再次被“拋棄”的一汽夏利命運又將走向何處再次成疑……

  一一END一一

  圖片均※來自網絡

  歡迎關註【華商韜略】,識風雲人物,讀韜略傳奇。

  版權所有,禁止私自轉載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