墜亡、賣房、清微博,寒冬裏只▆有賈樟柯的哀嘆,王中軍已無力↘反抗△

  文 | 華商韜略 西區苛刻

  博納院線高管絕望的吶喊自殺

  華誼↓兄弟王中軍賣房自救

  王中磊夫婦清空微博

  剛過去的6月10日或許是整個影視行業最冷的一天。

  然而,整個行業的知名人物卻萬籟俱寂,除了賈樟柯的一句“行業之悲”,再無其他。

  中國電影到底怎麽了?

  從華誼兄弟因旗下〗導演、關聯藝人“陰陽合同”醜聞震驚世人開始,社會對影視行業的責問不絕於耳。“掙幾』千萬的時候”“明星貪婪”等等,眼熟到起繭。

  顯而易見的是,中國民營電影似大廈將傾之鄉,連續虧損兩年的昔日巨頭——華誼兄弟,奮力自救多時,如今已無心⌒ 戀戰。

  大廈將傾 鏖戰已竭

  華誼,在經歷了中國電影最輝煌的時刻,隨之而來的傾覆似乎在劫難逃。

墜亡、賣房、清微博,寒冬裏只▆有賈樟柯的哀嘆,王中軍已無力↘反抗△

  作為國內最大的民營影視公司,華誼兄弟曾憑■借著諸多當家的大牌明星,在中國娛樂圈擁有著半壁江山。

  從2009年深交所掛牌的高光時刻,股價一度達▽到90元每股,到今天跌至4.16元每股,華誼兄弟被逼迫到了董事長賣畫、賣房、賣影院的慘淡境地。

  去年夏天,王中軍變賣包括畢加索、梵高作品等稀有畫作時,還尚可≡大方承認“為了華誼我什麽都可以賣掉”。

  而今豪言不再,華誼到底還是撐不住了,王氏兄弟似有放棄抵抗之狀。

  在香港《文匯報》的報道中,王中軍所售賣的房產已持有十年,2019年叫價2.88億港元未能金仙男子瞬間倒飛了出去賣出♂♂,如今降價兩成以2.2億港元成交,賬◥面獲利可達8800萬港元。而其弟王中磊早在兩年≡前便將位於同一小區內的房產低價拋售,獲利不足千萬。

  房地產及投資管理公司仲量聯行(JLL)警告稱,如果明年中美之間的貿易戰惡化,香港住房價格可能找死會下跌▂▂25%。

  “什麽都能賣”的王中軍在看跌的香港房市中,為自己做了一次資產挽救,或許並非為救華誼再度割肉。

  所以,比其當年賣畫的高調,這一次無論是他本人】還是公司都低調了許多。

  截至今年3月31日,華誼賬上現金僅有2.68億,而需在一年內償還的流動負債卻高達47.99億。

  外債已是天文∩數字,區區房產變賣不過杯水車薪。因此華誼方面也回應了“系私人財產”,語焉不詳之中,一鼓作氣的自救也沒了後勁兒。

  這一口氣,其實已經幫助華誼撐@ 了很長一段時間。

  2019年7月,在王中軍還沒舍得賣掉手上的畢加索、梵高等珍貴藏品時,華誼兄弟發布公告稱,將下屬4家影院的放映設備及附屬設備、設施展開售後回租,融資♀金額達到4000萬元。

  一家擁有院線的行業巨頭,以變相“退貨”的方式,關閉了自己的幾家全資影院,這是拿自◆己的血脈開刀。

  至於4000萬之於50億的窟窿何用之有,華誼的自救策略分明是“應收盡收”。

  緊接著,華誼以5500萬美元的轉讓價卐,拋了自己在一家海外影院技術公司90.5%的股份。這樣的決策當時讓眾多為華誼賣命的院線經理心寒︻︻。大難臨頭各自飛,即便是背後罵聲不絕,華誼沒回頭。

  放在院線哀鴻遍野、院線副總絕望自殺的2020來看,華誼也許還會慶幸當時的∮選擇。

  到了地產這部分,華誼兄弟積重而他和你斷人魂戰斗難返,也找不到人接√盤。

  斥資45億制造“華誼兄弟電影小鎮”,與投資35億對標美國迪士尼推出“華誼兄弟電∏影世界”,在2019年再次加重華誼的負擔。

  入不敷出,這些統地步統成了爛攤子,燒錢還賣◢不掉,曾經的輝煌象征,成了如今的苦不堪言。

  事實上,走到Ψ 今天前,王家兄弟想得到的招數,賣得動的資產天仙,都被考慮▲了一個遍。

  淩駕市場 “帝國夢”破滅

  位於北京亮馬橋附近的華誼兄弟大廈,已經門前冷落∞車馬稀了。

  大廈之中有一處VIP影廳,票價要200元以上,好奇光顧的人不在少數,還有穿著正式的服務員在觀影期間為觀眾送上免費的小吃、水果和飲品。

  這番景象恍如隔去了不就知道了世,是華誼的“帝國夢”在現實中留下的一個角落。

  回望2015年,那是華誼眼前下坡路的肇端。全資及控股公司達到87家,至2018年擴大至117家。

  同時華誼兄弟為了加強與明星的綁定,獨創了明星IP資本化模▓式。

  隨著影視作品翻紅,明星話語權不斷擴大,從2013年開始,華誼兄Ψ弟開始在資本層面與多個明星股東形ζ 成捆綁,先後斥巨資與李晨、馮紹峰、鄭愷、馮小剛等成立的3家公司各70%的股權,並與這些明星股東簽署了業績對賭協議。

墜亡、賣房、清微博,寒不由苦笑冬裏只有賈樟柯的哀嘆,王中軍已無◤力反抗

圖源:雪球

  這一系列操作,在2018年以雪崩之態將華誼兄弟推向了懸崖。

  蔑視市場規律的對賭協議,損傷的不只是◇公司的流動資金,更是市場對中國電影的信心。

  將創作者卷〓入資本遊戲,主要考慮對方個人的合作意願,而非一線市場的反饋,短暫的“流量”紅利透支了市場對明星及「作品的好感,不可控的人的因素反噬了野心勃勃的華誼。

  所以隨著“娛樂圈反腐”槍聲一響,華誼也成了受害最深的公司之一。

  自顧不暇 出局在即

  2019年,華誼在影視內容部署上交了白卷,唯一有可能的“補血”只能指望積◣壓已久的影片。

  在疫情籠罩之下,影院復工遙不可及,本就是以年計算的票房回收更不可盼,這∩條路也斷了。

  去年還在為8億↑戰爭巨制《八佰》作種種推動的華誼,再也不提這部影片的回歸進程。

  對於ζ投資出品的周星馳《美人魚2》、陸川《749局》,以及剛拍完的◣手遊“陰陽師”改編電影《侍神令》、國內類型片“王牌”曹保平導演的《涉過憤怒的海》,也不再做任何宣傳上的努力。

  參∞與出品導演賈樟柯的《一個村莊的文學》(已改名為《一直遊到海水變藍》),也只能靠賈樟柯自己營業刷屏。

  王中軍、王中磊兩兄弟急於賣房和清空微博,但在公司最主要的業務上,只字不提。

  四月下旬,華誼兄弟發布非☆公開發行A股股票預案稱,擬以2.78元/股非公開發行合計不超過8.24億股,募集資金總額不』超過22.9億元,將用於補充流動資金及償還借款。

  陽光人壽曾借此機會向華誼傳遞認購2.5億股份的意向,被華誼一口回絕。

  只因陽光人壽附加的條件中,要求華誼開辟短視頻制↙作營銷業務,並且旗下藝人為陽光人壽產品及服務代言。

  敗於明星捆綁、對賭的華誼,已經用盡一切辦法自救,套現整個“帝國夢”、套牢大半個文娛投資圈。

  如今落⌒得孤家寡人,還能拿出什麽來兌現買家開出的條件?

  影視行業在這個冰冷的6月,所發出的最後」呼喊是悠唐廣場夜空中絕望的嘶吼。

  這是巨人倒下的時刻,賣畫、賣房、賣影院,不再是去年亞布力論壇上的風淡雲輕,華誼的處境正在進一步惡化。

  在巨人倒下這一側的陰影下,多少活生生的一愣個體㊣ ㊣ ㊣ 、多少關聯行業也身在其中而尚不自知。

  誰會是這場大清洗中最後的王者,誰能脫身自保,誰又會重復華誼們的命運?這一切,才剛剛開始。

  最新的消息★稱:王中磊清空微博是一場誤會。

墜亡、賣房、清微博,寒冬裏只有賈樟柯的哀嘆,王中軍已無而那美艷少婦笑吟吟力反抗

  輝煌與余暉停滯在一年前,那也許是叱咤風雲26載的華誼想留給大家的回想。

  一一END一一

  圖片均來自網絡

  歡迎關註【華商韜略】,識風斷人魂看到身上有了一處灼傷雲人物,讀韜略〓傳奇。

  版權所有,禁止私自轉載!